金莎電玩城娛樂|上海的冬天

    稿件來源:事業單位招聘網 簽發時間:【2019年12月16日】
    • 自主科考船將出發,整個航次曆時240天預計總航程約22000公裏
    • 男童腹痛被疑下蠱,取出黑乎乎的“毛毛蟲”到底是什麽?
    • “90後”媽媽抱娃賣菜 被人稱爲“最美媽媽”

    唯有一個會受傷會害怕的人,拼盡全力去做一件事,這樣的人,才稱得上是真正的英雄。
    ——題記
    英雄,不僅僅是一個帶有褒義色彩的名詞,更是奔跑者的象征。英雄有一種堅不可摧的意志,一種百折不撓的力量,锲而不舍的精神。
    何爲英雄?
    小時候,金莎電玩城娛樂總是喜歡捧著金庸的小說看得津津有味。看著武林間的飛檐走壁,行走江湖間的豪情俠士,不免心生向往。于是心裏便暗暗地對英雄下了個定義,他們總是無所不能。心中幻想的更多的是自己也能在刀光劍影中的江湖,成爲東方不敗般的神話。
    後來的我,明白了武林不過是一堆虛構的幻想。不免得心生失落。于是我又迷上科幻片,銀屏上的哈利波特和蜘蛛俠與惡勢力做鬥爭時所顯出的勇敢機智使得我爲之折服,使得我熱血湧動。即使我了解,現實中,超人不會飛。
    直到現在,人長大了,思想視野逐漸開闊,我對英雄又有了一個新的定義。英雄不一定是無所不能的;也不一定是正義的超人;或許英雄也就是那麽一個平凡微小的人。但英雄卻一定是一個勇于在人生道路上奔跑的人。唯有一個會受傷會害怕的人,拼盡全力去做一件事,這樣的人才稱得上是英雄。但凡稱得上英雄的人,不論他在平凡,他身上也一定會有一個閃光點會令人折服。
    “你盡可把他消滅掉,可就是打不敗他。”強而有力的音符從桑地亞哥嘴裏,不是,是從海鳴威那個傳說中的文壇硬漢的筆下湧出。這是他筆下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
    在海鳴威的那個明知最終要失敗的故事裏,桑地亞哥他絕不屈服,絕不放棄鬥爭,絕不言敗,並下定決心與鲨魚決戰至死。他奮鬥,與命運作不懈的抗爭。在海上漂泊的三天裏,他有尋找援助的孤獨感,面對威脅的無助感,但更多的是他的堅強剛毅,面對痛苦無所畏懼的英雄氣概。不僅是海鳴威筆下的桑地亞哥,就連他海鳴威本人也是一個奇迹。兩次飛機失事,兩度死裏逃生,對于一般人而言便是一個奇迹。
    是什麽呢?能令桑地亞哥多次面對著凶猛的鲨魚,硬是拖著疲憊的身體與之進行不懈的抗爭呢?令海鳴威支撐著他承受著巨大苦楚的身軀去完成《老人與海》這部小說的,又是什麽呢?
    冥冥中總有一種金子發光般的執念在牽引,有一種光芒在生生不息地在傳遞。對,是一種精神力量的指引,一種堅韌不拔的信念在閃光。
    我終于明白,英雄就是每一個平凡的個體在永不停歇地在人生道路上,去奔跑,去追求對自己對人生最大的滿足。
    其實超人不會飛也叫英雄。

    對與一個在上海住慣了的人,是無論如何也感覺不出北方冬天那種千裏冰封、萬裏雪飄的寒冷冬景的。上海的冬天從頭到腳都透著點溫暖的氣息,它總是那樣蹑手蹑腳,輕悄悄地降臨在人們的身邊。
    上海,是一顆屬于東方的明珠,是一顆屬于世界的明珠,如此的璀璨,如此的瑰麗奪目。請閉上眼睛:在五彩霓虹燈包圍的四周,悠悠浦江水蕩然穿流于彩燈的泛光之下,冷風中感覺著這冬天的氣息。雖然是冬天,卻不算很冷。這就是金莎電玩城娛樂理想境界中的冬天了吧!
    城市中那一圈裝扮上海的炫彩“服飾”,上海人一看到它,心裏便踏實了。那偉岸的、高大的幢幢大樓似乎可以包容這冬天的一切寒冷,只有回到呀呀學語的年代,躺在母親懷裏甜美入睡,才會萌生出這樣的親切感覺似的。
    小草欣欣然挺立于路邊,快活地眨著眼,微風中翩然起舞。油黃的綠意,這是冬天上海的綠色,常引人側目而視。聽,它快樂地歌唱。唱自己的幸運,誕生在這美麗的城市;唱自己的價值,用生命的顔色裝點上海。
    上海冬天的風是和煦中夾雜著點傲氣的。但它不像北方凜冽的寒風,吹得人直哆嗦;更不像北京的風,吹得人睜不開眼。它是一個和善的小精靈,在你踏上勞累的歸途時,輕輕拂過你的臉龐送上半點寒意;或是,徐徐吹動你耳畔幾縷發絲,奏上一曲浪漫的大自然交響曲。那風吹的聲音,猶如一只無形的手,輕輕叩開你的心扉。對于這小精靈的問候,你能撅起嘴嗎?你只有“忍”著幾絲寒意,出口氣罷了。
    冬天的太陽,對上海格外偏愛,照得人心頭暖烘烘的,照開了人們臉上的笑容。上班族們哼著輕快的歌,高興地去工作;老人們樂呵呵地坐在院子裏唠叨家常的,整理老家當的……
    生活在上海,冬天粉裝玉砌的白雪世界是無緣相見了。偶爾,從天空飄落的零星雪花,時而夾雜著絲絲細雨,爲這座城市增添一份妖娆。這足已使上海人興奮好一陣子了,有時人們無法分清那紛飛落下的是雪還是雨,但感受到的不是寒冷,而是一份特別的美麗和一種小小的雀躍。
    可愛的上海人,總想假裝憋氣,對外地人埋怨:“這地兒真沒勁,老不下雪。”卻又總也藏不住心府的快樂與驕傲。
    那浦江水不結冰,還吸引了成群遠道而來的遊客,參觀黃浦江畔——藍藍的天、高高的樓、潺潺的水,構成了一幅美妙絕倫的圖畫。登上東方明珠頂層俯視上海,一派美景盡收眼底。
    上海——這顆明珠,它的冬天包著美景,包著所有上海人的笑顔!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