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sbipyq"></tbody><label id="sbipyq"></label><button id="sbipyq"></button><label id="sbipyq"></label><q id="sbipyq"></q>

                真錢撲克|喚醒

                那女人隨即輕輕摸了摸我的頭說:“沒關系,咱們一起去找找,好嗎

                人生中總是有形形色色的事物吸引著真錢撲克們,以至于我們常常忘記自己。
                閑來無事的我遊走在街道上。這是一個酷暑的下午,熱辣的陽光肆意地照著。我希望能在這條少有人走的街道上發現一些新奇的事物來沖抵這酷暑的煎熬。幸甚至哉,一個在樹下的老太婆吸引了我的注意。她安靜地躺坐在一把安樂椅上,雙眼微閉,臉上布滿皺紋,這讓我想起了媽媽打衣服用的毛線球。看著她那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我的思維一下子變得活躍起來。
                帶著好奇,我開始興奮地猜測她在這樣一個暖和惬意的下午會想些什麽。依我看,她應該是在回憶少女時代的甜蜜戀情。沒錯,她一定有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這讓我想到了《山楂樹之戀》裏的故事情節。是的,她一定也經曆過文化大革命,興許就是靜秋的翻版。不對,在這種年齡的人應該不會再去對愛情糾纏,世上只有少數一些東西能經受住歲月的沖刷,不會被流逝的時間沖淡。情愛這種東西在我看來也是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亡的,至少是沖淡。
                那麽,她到底在想些什麽呢?“老骥伏枥,志在千裏;烈士暮年,壯心不已”要是我老了,我一定會回味一下年輕時的經曆和成就,就算是少時的豪言壯志我也會引以爲豪的。也許眼前的這位老人曾經馳騁于戰場與日軍周旋,是個奮勇殺敵的巾帼英雄。我眼前霎時出現了一個英姿飒爽的女戰士指揮士兵對敵人進攻,運籌帷幄而決勝于千裏之外。看著眼前這樣一個老人,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可是我轉念一想,一個人回憶這樣不凡的經曆,應該眉毛上揚,面帶微笑吧?但她似乎沒有丁點喜悅自豪的神情,反而眉頭緊鎖。這不是一個曾經有過豐功偉績的人應該流露出來的表情,或許她壓根兒就不是光榮女戰士,也沒有什麽甜蜜的愛情,只是一個爲生計犯愁的孤寡老人而已。興許此刻她正在爲油糧漲價而犯愁,或者盤算著明天如何在第一時間搶到超市的打折商品。但是,一個爲生計發愁的老人又如何衣著光鮮?手上戴著的玉镯更是在我眼中閃著光。那她究竟在想些什麽呢?我調動著所有的腦細胞試圖作出一個合理的推斷。啊!她一定是在琢磨著如何安度晚年,在有限的時光裏獲得更多的樂趣。沒錯了,她一定是在挂記著這個。完成這個累人的腦力活動,我頗爲得意地准備離去。背後突然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老頭子,我瞅著孩子們這幾天也該回來了,要不咱殺只土雞給他們補補。唉,也沒什麽好東西留給他們吃。”這言語如同一把沉重的鐵錘狠狠地砸向我那高貴的頭顱,又如同一葉纖細的小舟,載著我回到人性的初始。 

                (《霸王別姬》是湯臣電影有限公司出品的文藝片,該片改編自李碧華的同名小說,由陳凱歌執導,李碧華、蘆葦編劇,張國榮、鞏俐、張豐毅領銜主演。——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一劇終了,演的人死了,看得人哭了。
                霸王別姬,所有人都以爲,是程蝶衣用了心動了情,而纨绔的段小樓終因風流成性辜負了他。
                所有人亦以爲,程蝶衣愛的是段小樓,恨的是段小樓,就連死,也是因爲對段小樓死了心。
                殊不知,程蝶衣這一生念著愧著的人,叫袁世卿。

                猶記那日,程蝶衣爲了段小樓,一段唱詞就將自己唱哭,在袁世卿面前哭得不能自已。年少猖狂,一時賭氣,將自己托付給了袁四爺。
                恍惚間看到,當年袁四爺與蝶衣的第一次相遇。
                在那個茶樓裏,在那個戲台子上,一身武旦裝扮的程蝶衣淌著悲戚的腔調,轉著花劍,映了四爺的眼。此間,便是一個男人對另一個美到極致的男人的熱愛與瘋狂。四爺那意味深長的一個目光,與那來日方長的一笑,也注定了蝶衣與袁世卿的糾葛不清。
                一個是聲噪一時的京城名角,一個是權傾一方的霸主。可敏感如程蝶衣,他有太多自己的自負與驕傲不容別人侵略。所以剛強如袁世卿,竟可以爲他屈下身段,用自己的低姿態證明自己有多愛他。他說他:一笑萬古春,一啼萬古愁,此景非你莫有,此貌非你莫屬。那樣風流學度的才子,在遇到那樣一個千嬌百媚的男人之後,才懂了什麽是淪陷。他愛他愛到可以爲了他去救另一個男人,他愛他,所以他舍不得恨他。哪怕,他明知程蝶衣心心念念的只有他師兄。
                程蝶衣爲段小樓哭紅了眼,袁世卿卻爲程蝶衣疼碎了心。段小樓是個假霸王,程蝶衣卻做了他的真虞姬。而袁四爺,每每面對那樣一雙含情脈脈的眸子,卻看不到一絲爲自己的柔光之時,會不會怪他?怪他明明自己是個真霸王,他卻做了自己的假虞姬。
                段小樓可以娶妓女,可以沒骨氣,可以傷害辜負程蝶衣。但袁世卿不會。蝶衣心死,亦不僅僅是爲了那個當初護他護到和師傅拼命的師兄,在文革時那樣對自己,不僅僅是爲了他的師兄在許完他一輩子之後,娶了一個妓女。更因爲那時那日他才明白,袁世卿有多愛他。
                而他,竟沒能回報哪怕一絲一毫。
                所以,如果可以重來,我想蝶衣也不會再傻傻愛著怯懦的段小樓,一個爲了自保可以出賣他的男人。真錢撲克想,哪怕明知道會沒有明天,蝶衣也願意和四爺轟轟烈烈得在紅塵相愛一場,至死方休。

                熱門推薦

                重點關注

                熱門標簽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備10202533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0828號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