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gbn5t4"></u><th id="gbn5t4"></th><dl id="gbn5t4"></dl><fieldset id="gbn5t4"></fieldset><span id="gbn5t4"></span>
                  <noframes id="ti5p6n">
                      • <i id="lmep3h"></i><code id="lmep3h"></code><ul id="lmep3h"></ul>
                        首頁> 企業文化>正文

                        新加坡toto/不是說好了沒有心嗎?可爲什麽還會疼

                         “夏天的早晨真舒服。空氣很涼爽,草上還挂著露水(蜘蛛網上也挂著露水),寫大字一張,讀古文一篇。夏天的早晨真舒服。”《夏天》
                        如此平淡質樸,如話家常的文筆有幾人寫得如此惬意?惟恐只有汪曾祺能做到了。品讀汪曾祺的散文,雖然話語平常,但饒有趣味。如《葡萄月令》
                        “然後,請葡萄上架。把在土裏趴了一冬的老藤扛起來,得費一點勁。大的,得四五個人一起來。“起!——起!”哎,它起來了。把它放在葡萄架上,把枝條向三面伸開,像五個指頭一樣的伸開,扇面似的伸開。然後,用馬筋在小棍上固定住。葡萄藤舒舒展展、涼涼快快地在上面呆著。
                        讀到這裏,新加坡toto不由得笑了,繪聲繪色的描述讓我似乎看到了葡萄藤老爺般呆在架子上。
                        這便是汪曾祺的散文所帶來的感覺享受。讀汪曾祺的散文處處可見這樣的文筆,行文中透著淡泊甯靜,即使人生的酸甜苦辣也能被他寫出不同的韻味。
                        如自1938年9月,日軍飛機瀕臨昆明進行空襲,狂轟亂炸,西南聯大教職員宿舍亦有被炸毀的,造成人員傷亡。汪曾祺正在西南聯大學習,當時師從沈從文,後來寫得小說受其影響,並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西南聯大當時集中了北大、清華、南開三所大學的著名教授和專家學者,如對魏晉南北朝史和隋唐史頗有研究的陳寅恪,對中國哲學史研究卓有貢獻的馮友蘭,新文學運動的重要人物朱子清,以及各有專長的聞一多、錢鍾書、沈從文、柳無忌、葉公超、吳晗、錢穆、錢端升、張奚若、費孝通、羅隆基、潘光旦、賀麟、陳岱孫、王力、吳宓、聞家驷等。在很多名人的回憶錄中,這段時間是慘淡動蕩的。然而在汪曾祺關于這段時間回憶的散文中,卻透著生活的情趣。如《跑警報》:
                        跑警報大都沒有准地點,漫山遍野。
                        說是漫山遍野,但也有幾個比較集中的“點”。古驿道的一側,靠近語言研究所資料館不遠,有一片馬尾松林,就是一個點。這地方除了離學校近,有一片碧綠的馬尾松,樹下一層厚厚的幹了的松毛,很軟和,空氣好,——馬尾松揮發出很重的松脂氣味,曬著從松枝間漏下的陽光,或仰面看松樹上面藍得要滴下來的天空,都極舒適外,是因爲這裏還可以買到各種零吃。昆明做小買賣的,有了警報,就把擔子挑到郊外來了。五味俱全,什麽都有。最常見的是“丁丁糖”既麥芽糖,也就是北京人祭竈用的關東糖,不過做成一個直徑一尺多,厚可一寸許的大糖餅,放在四方的木盤上,有人掏錢要買,糖販即用一個刨刃形的鐵片揳入糖邊,然後用一個小小的鐵錘,一擊鐵片,丁的一聲,一塊糖就震裂下來了……
                        在極度動蕩恐慌中,居然能感受到松脂氣味、陽光、藍得要滴下來的天空。這讓我感歎汪的心境何其淡定。
                        汪曾祺經曆過人生的大波大浪。文革中,汪曾祺在被打爲右派下放勞動的日子裏,他認爲在馬鈴薯研究站畫圖譜是“神仙過的日子”,畫完一個整薯,還要切開來畫一個剖面,畫完了,“薯塊就再無用處,我于是隨手埋進牛糞火裏,烤烤,吃掉。我敢說,像我一樣吃過那麽多品種的馬鈴薯,全國蓋無二人。
                        汪曾祺散文的平淡質樸,不事雕琢,緣于他心地的淡泊和對人情世物的達觀與超脫,即使身處逆境,也心境釋然。正因爲有這份超然,他的所作所爲便不難理解了。他是唯一敢于在江青面前翹著二郎腿、抽煙的人。其中脍炙人口的“人一走,茶便涼。”便出自汪曾祺之手。汪曾祺淵博多識,被譽爲“抒情的人道主義者,中國最後一個純粹的文人,中國最後一個士大夫。”
                        我對于汪曾祺的了解,始于讀他的一篇文章《多年父子成兄弟》,其中:“兒女是屬于他們自己的。他們的現在,和他們的未來,都應該由他們自己來設計。一個想用自己理想的模式塑造自己的孩子的父親是愚蠢的,而且,可惡!另外作爲一個父親,應該盡量保持一點童心。”這話讓我深受觸動,父子之間能做到這樣少見。這讓我對汪曾祺的文章有了興趣,于是到書店去搜尋,遺憾而歸。只好在網上斷斷續續的看。學校讀書協會買了一批書,其中便有《汪曾祺散文集》,書拿到手中,如獲珍寶,細讀之後,忍不住想寫感想。沒有想到,動手寫時,卻頓頓卡卡總是詞不達意,意猶未盡。看到極美的風景時,我們總是會感歎詞彙的缺乏,似乎任何詞語也表達不出此時的美。讀到一本好書,也是這樣的感受:任何評價都是多余的,任何詞語都不能精確表達自己讀後的感受。
                        微塵見世界,我只能這樣說。 

                             一年前我告訴自己,爲了自己不那麽總流眼淚,就應學著把所有的悲歡離合,世事變遷看透徹,把別人給我的背叛和欺騙看作理所當然,迫不得已。我說只有沒心的人才不會明白什麽是疼,那種在心底裏抽搐的滋味,連自我安慰都不知道該如何麻痹自己,我懦弱的害怕了這種疼,把自己變得只會哭不會笑!
                          無精打采的一個人來,一個人往!一個人沉默的走過,留下落寞孤清的身影和夕陽的倒影比長短!陌生的教室,灰白色的牆面,鬧騰的體育課,空余我一個人爬在桌上哭的昏天暗地!原來孤獨不只是空間上的距離生疏,還有天性上的不可逾越!于是選擇了文科,可那些無聊枯燥的文字完全不能改變我扭曲的心,由其是哲學裏面的辯證思維在我大腦不停交錯著,吵的我幾乎崩潰。就像是在泥石流裏思考是向前還是向後,可不管怎樣選擇,都無法逃脫毀滅性的洪流!
                          現在,呆坐在家門口,風起了,枝葉共舞,纏綿交融,像是在低訴著千古的密語!天暗了,煙霧籠罩,雲卷雲舒,像是背負著無法言語的哀愁!我哭了,傷心欲絕,淚雨滂滂,像是我的天空瞬間蕩然無存了!該把怨恨怪給誰呢?四下,只有風聲!
                          百無聊耐的時候,抽出一張白紙,用白色蠟筆費力的塗抹,最後發現這只是自己與自己之間的沒有結果的角逐!她們說我沒心沒肺,我說我還不是照樣活得很好!她們說我思想極端,我說被逼出來的!她們說好好學習,要對得起爸媽,我說最後就怕連自己都對不起!可一個人的時候,還是會莫名的悲傷!因爲思維跨過的長度不是用心就能測出來的!在忽隱忽現中記起一些人的臉,在百感交加中,想起以前的話。是不是孤獨的孩子都會沒完沒了的懷念過去,在默默的淚流中,沉浸迷失在曾經的溫暖中,忘記自己的方向,忘記了該如何的面對。我們的青春,我們美好的讓人心疼的似水流年,我們用輕狂篆寫的成長記錄,我們用心譜寫的輕柔贊歌。可是爲什厶聽得我們連眼淚都忘記擦?絲絲的苦澀劃過嘴角,可心裏的疼該如何去遺忘,遺忘又要用多久?很多時候我在想我在爲什厶悲傷?思來想去,還依舊不清楚。是因爲奢求過多?還是真的現實太殘酷?不斷的告訴自己:我的快樂會回來的。可是自我安慰的背後卻是無法啓齒的柔弱!煎熬…
                          都說寂寞的孩子會記得每個過客的名字,我是記得深刻卻想不起他們的臉!曾經的我以爲有些人一輩子我會記住,無論是愛是恨!可現在,沒心去追究我爲何會如此健忘,去想有些人爲何不近人情,或許只是有些傷害不是有意但確實是不在乎造成的。只好把賭注壓在放棄上,讓自己不在受傷,即使有一天後悔了,看看別人冷漠的眼神,我會微笑的。有時候一個人靜靜的聽著音樂,或快或慢,聽的什麽都不想說……
                          我們要有多堅強才能做到念念不忘啊?什麽時候才能不假裝堅強,很大膽的在哭盡所有眼淚,可是…因爲愛,所以不能,那麽多那麽好的朋友,我怎能自私的讓他們陪我掉眼淚呢?都說絕望的詩才是好詩,那絕望的心還善良嗎?不知道。很懷念那個就是哭也哭的很單純的年代,在公交車上的那個漂亮的小女孩兒讓我明白了什麽是快樂的笑,那時,看到了她的眼睛在閃動著明亮的光芒,真的,我沒看錯!真正幸福的人眼中流著的奇異的光芒,閃耀的讓人嫉妒!一個朋友說我總是笑的沒心沒肺,是的,那刻的笑真的是純粹的快樂,但笑後的空虛,卻是無法比擬的疼,一分也秒的死一般的沉靜,似乎吸血鬼在抽空你血液,恐懼卻無力反抗!總會看到別人的笑臉而心中微酸,更誇張到想去毀滅的沖動,天生的嫉妒和仇恨加在一起,卻只是自己默默流淚!她說她會無意的想起我的笑容,她說那是單純的笑容,但卻聽的新加坡toto心疼,因爲,那不是快樂,只是僞裝!
                        ?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1 2001